人民政协积极参与第一届人大的 准备和宪法草案协商讨论工作 ——人民政协的发展历程和历史作用(二)

2021-11-05

打印文本

【字体:大  中  小

马国峰

 

政治制度调整的关键在于召开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宪法。人民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为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1952年12月24日,在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四十三次会议上,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提出:1953年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各级地方人民代表大会,并在《共同纲领》的基础上制定一部能够适应过渡时期总路线要求的宪法。他指出,根据《共同纲领》的规定,我国的政治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以前,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全体会议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现在这种过渡时期已经过去了,中国即将进入大规模的有计划的经济建设的新时期。为了适应这一新时期的国家任务,就应当依照《共同纲领》第12、13、14条的规定,及时召开由人民用普选方法产生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开始起草选举法和宪法草案等准备工作。经过协商,会议一致同意并建议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筹备并起草宪法与选举法。

1953年1月22日,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四十四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起草的《关于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草案)》。之后根据《决议》成立了以毛泽东为主席的宪法起草委员会和以周恩来为主席的选举法起草委员会。1953年2月,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召开,中心议题是贯彻1953年的三大任务。三大任务其中之一,就是动员全国人民准备和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

从1953年12月27日到1954年3月,毛泽东亲自率领宪法起草小组在杭州工作了两个多月,完成了宪法草案的起草工作。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积极参与了宪法起草的讨论与协商工作。在宪法草案公布以前,从1953年3月到8月,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的政法、财经、文教、外交、民族、华侨、宗教7个工作组分别就各方面的大政方针在宪法中应作如何规定的问题,进行了多次讨论。1954年3月中共中央提出宪法草案初稿,经宪法起草委员会提交政协全国委员会进行协商。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召开了第五十三次会议,专门研究组织讨论宪法草案初稿的准备工作,会议修正通过分组座谈宪法问题的名单(草案),决定邀请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负责人和各界人士组成17个小组,讨论宪法草案初稿。与此同时,宪法起草委员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以及各大行政区、各省市的领导机关,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地方组织和武装部队的领导机关,还组织了各方面人士8000余人,参加对宪法草案(初稿)的讨论,历经了2个多月的时间,提出不少修改意见。

宪法起草委员会修改后,1954年6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30次会议通过了宪法草案,并决议交付全国人民讨论。宪法草案公布后,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的各工作组又组织了对宪法草案的讨论,先后提出不少重要的建议或修改意见。这部宪法是以《共同纲领》为基础,又是对《共同纲领》的发展,集中反映了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适当照顾了民族资产阶级、上层小资产阶级和民主党派的合法权益和合理要求,提出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逐步实行利用、限制、改造,实现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指明了我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光明前景,从而得到广泛拥护。

1954年9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标志着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根本政治制度的国家政治体制的确立,奠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

1954年12月19日,毛泽东在政协第二届全国委员全第一次会议开幕前,召集共产党、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几十人举行了座谈,对权力结构调整中的人民政协的地位与作用进行了解释,批驳了那种认为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以后人民政协就没有作用了的看法。指出,协商新中国的大事非常重要,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代表性虽然很大,但是不可能包括所有方面,所以人民政协并不多余。同时,毛泽东也强调,不能把人民政协搞成国家权力机关,否则就成为二元论,民主集中制就讲不通了。他还特别提出,政协不仅是人民团体,而且是各党派的协商机关,是党派性的机关。这不等于不重视它,而且恰好是重视它。共产党就是党派,也不是国家权力机关,但它的价值并不因此而有所降低。毛泽东明确指出,政协是各党派的协商机关,人大成立后要继续加强统一战线工作,人大是权力机关,并不妨碍政协进行政治协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