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政协之友
我与《卫士凯歌》的缘分
发布日期:2017/5/19 11:03:51  来自:友报

王雷

2017-05-13期A07版

《卫士凯歌》是我小时候痴迷的一部故事书(这是儿时我们大院子弟对小说、故事、散文、回忆录等文体的统称)。它和大型革命回忆录《星火燎原》、《红旗飘飘》一样,成为我们儿时的启蒙读物。此书可谓“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书”,引发无数青少年立志长大要当公安侦察员,为保卫共和国同敌特分子作斗争。书中有些情节,竟成了我和小伙伴作游戏中扮演的场景。

2013年接任辽宁政协之友联谊会秘书长工作后,知道前任副秘书长兼会刊主编、现常务理事张仁寿同志(原省台办主任,省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外事委员会主任)是当年该书主编,于是我俩经常谈及此书及此书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由于经过历次政治运动,张老手边样书(平装本)早已荡然无存。我苦觅此书5年,沈城大小书摊及外省市淘书均无所获。据张老女儿讲,网上此书平装本一套均为千元以上,仅有的一套精装本售价为2380元。

周末,在沈阳旧书市场上偶遇近40年前结识的书友大李子。他迫于家中无地存放,出几本自藏书,翻检之下,手急眼快,在一群淘书者围观中抢得此书,因多年书友优惠至600元转让给我。此书原函精装上下两册,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上册为1959年9月1版1印,扉页钤有“编辑纪念”印;书名页、版权页均标明内部发行,定价处空白;书中有一书签,正面为油画作品天空、太阳、树叶、华表,底下一群身着民族服装男女在歌舞,并镶嵌着“庆祝国庆”四个篆字,背而书有“卫士凯歌”四个大字;书后衬页钤有“国庆十周年纪念”字样,并拥有天安门、鲜花、光茫图案之印;封面书名《卫士凯歌》凹嵌。下册为1960年1月1版1印,印数标明精装为640册、内部发行、无定价;扉页钤有“编辑纪念”印;书后版权页钤有一卫士骑着飞马踏云而奔图案,并刻有“辽宁省公安厅1960年赠阅”字样印;封面《卫土凯歌》书名为凸嵌;书中夹有印刷的一封底为怒放的鲜花,正面印有五角红星的赠阅信。全文如下:XX同志:

我们荣幸地把反映辽宁公安保卫战线十年来斗争生活片断的“卫士凯歌”一书敬赠给你,请惠纳批阅。

此书是为庆祝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周年,由我省公安保卫人员自作自编,经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全书共一百七十二篇散文故事和记实小说,上册一百零二篇,下册七十篇,近七十万字。此书从发起征文到编辑出版,仅历时半年多,这完全是在党的总路线光辉照耀下,广大公安保卫人员发挥了敢想敢干的风格所取得的高速度。

编辑这种文艺书籍,我们是初次尝试,缺点错误必然不少,望加指正。

敬礼

辽宁省公安厅

一九六○年

该书上、下两册配有辽宁美术出版社赵敏、冯国琳、黄锡龄、王信、杨春生等画家绘制的精美插图19幅、反映公安斗争的图片15张。品相较好,可称全套一点不缺。本书全国发行为平装本,1960年为第十次全国公安会议特印制640套赠送公安部、各省厅领导和会议代表,连张老他们主编手头都没有精装本,可见稀缺程度。

买到书后去仁寿老家。86岁的张老得知喜迅,不顾体弱多病,坚持扶扙出院迎接,一把拉着我的手,笑着说:“这书第一部分叫‘入城第一仗’,对不?我除了主编统稿外,还写了两篇,一篇叫‘釜底游鱼’,是用‘张网’的笔名;一篇叫‘不眠之夜’,在倒数第二篇,是用一个女性笔名‘柳芳’,采用第一人称写的。你翻看对不对?”当下打开,全对。他哈哈大笑,一手策杖,一手拉着我,像个小孩子似的走入家门,向老伴介绍我。进屋坐在沙发上,在我再三坚持下,他才略微休喘片刻,与我长谈起主编此书前前后后过程中的苦辣酸甜。

原来张老当年任辽宁省公安厅办公室宣传科科长兼《辽宁公安》杂志主编,1957年“反右斗争”时定为“中右”,1958年受到撤职、降薪、党内处分,1959年受命主编此书,带领几名从处室抽出来的“中右分子”,在全省公安干警征文基础上,苦干数月(很多干警文化程度不高,修改文字量极大,编辑强度难度也很大)。稿件全部编完后,张老他们去位于沈阳大北监狱的新生印刷厂,采用活体铝字排版又反复校对准确无误后,为防犯人搞破坏(偷换铝字),用铅水浇铸成死版,保证了印刷质量。(上)

2017-05-19期A07版

张老在上下两册编辑纪念印下空白处给我题词签名钤印(还特地多钤了一枚笔名“叔弓”章)。上册题词:“忘年交王雷同志多年苦觅此书,终于在他生日来临之际圆了心愿,特此纪念”;下册题词:“王雷同志,以此书见证吾俩友谊”。张老还同我合影留念。

张老用电脑给我写了一封信,详细讲解此书编辑历程,抒发了重见此书的感慨。来信如下:

王雷同志收

再读《卫士凯歌》为国唱忠诚

忘年友王雷同志手捧《卫士凯歌》登门,说他走向甲子之途中,苦寻图书市场数年有得,而且是精装本,又是低价位,还印着“编辑纪念”章,令人欣喜若狂。正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部”(而不是“全不”)费功夫。无不为之感叹不已!

钩忆半个世纪前,我虚龄27,因被划定“中右分子”而撤职、降薪、留党察看,在特别时间、特别境遇的特别心情,主编由一线干警“我写我、你、他”的172篇纪实散文,特请辽宁画报社画家配图作画而结成《卫士凯歌》一书,还应约为《辽宁日报》采写保卫鞍钢日日夜夜的通讯《坚盾利剑》,特别奉献给了共和国成立10周年和辽宁省建立5周年。

“卫士”,古称守卫的士卒。1959年6月中旬,中共辽宁省公安厅党组学习借鉴郭沫若主编的《志愿军一日》,决定编辑出版纪实散文集《卫士凯歌》。编委会办公室行政领导人是王悦鹏,我则是没有名份的撰序、作跋、编纂、付梓人。三五位编辑同伴,也是被错划的“中右分子”。大家怀着“以功补过”的心情“冲锋陷阵”,同心协力苦打夜做,从写稿、征文、编校,到印刷、发行,没出公安机关而逐一告成,没有一处疵点,没有一字差错。

上卷用了4个月时间,于国庆前夕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1960年1月,下卷成书走向读者市场。同时,以640套无定价标示“内部发行”的精装本,带着体温、墨香的赠函、书签、钤印,走进了第十次全国公安会议的主会场,逐房逐人送给了与会代表的手上。南方市的公安局长叹曰:“文化去了北方!”北方省的公安厅长戏曰:“辽宁将我们的军啦!”时任国家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则在全体代表餐会上举杯,建议为辽宁公安人送会的自编的一本书、自演的一台戏及其劳改“新生”牌企业年产值达亿元而干杯!

也就是这个谢富治,在“文化大革命”中煽动全国“砸烂公检法”。我在“省五七干校”公开抵制“砸烂”,自然被列入“广大干部下放劳动”之中。1972年2月,在辽宁省凤城县边门公社边门大队第二小队插队落户家中,检索有限家当的时候发现,自我留存的《卫士凯歌》和二三十年的集邮册子散落无踪。不曾想,几年后的今天,此书网上身价竟达数以千元计,令人一直无从回应书友的热心求索。

幸之幸,《卫士凯歌》把“卫士”的盛名叫响了全国,诸如“铁道卫士”、“健康卫士”、“蓝天卫士”、“海洋卫士”、“人民卫士”、“共和国卫士”……作为永久珍藏品,它已走进了国家与地方档案馆的闺房中。而我,代表编著者同仁,2004年8月走上了由王平、柳娜主持,有阎维文、宋祖英参加演出的辽宁省公安厅建厅50周年晚会的舞台,向后来人传导了毛泽东同志的名言:“国家安危,公安工作系于一半。”

2005—2017年,拙作颂扬《卫士凯歌》同时代解放军人、公检法人的另一组凯歌——《中国改造日本战犯始末》(2005)及其增订版《灵魂决战》(2010)、再订版《浴火重生》(2017)、压缩版《日本战犯改造》(2013)与姊妹篇《东嬴回眸》(2007),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65周年,迎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5周年、70周年,先后由群众出版社、辽宁人民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使之成为了中国人民公安保卫史的又一件标志性事物。

学习第一代人民卫士的奉献精神,你、我、他不忘初心,重温开国十年的卫士维安凯歌、改造工作凯歌,再为迎庆共和国“喜寿”(七十七诞)、“米寿”(八十八诞)、“白寿”(九十九诞)而高歌唱忠诚!

八十又六翁张仁寿(叔弓)

2017,4,25

过后,张老来电一再叮咛,嘱我打印出来粘贴在上下册封面后衬页上。他笑曰:“此书因历史原因,不能重印,早已绝版,精装本印制少量且经57年历程更为稀见。何况你这一版一印原函原书原图原信原签原印大全套,再经我这一包装(指主编作者题词签名钤印来信等),全国独一无二,值了银子了。”此书于我还有一层意义,签名落款日期恰为我56周岁生日。当我在微信群晒此书时,赢得数百书友点赞,赞词不绝。此书当宝藏书房,传承下去。祝愿张老,仁者寿。(下)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叶子壁纸 当正汉语字典 当正汉语词典 当正成语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