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政协零距离 ——记者讲述常委会工作报告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20/5/22 14:50:50  来自:人民政协报

编者按:

昨天,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对2019年工作进行了全景式回顾,并对2020年工作作出部署。报告的内容高度概括,但每一个字都是有温度的。2019年,本报记者见证、参与并记录了其中很多工作,也有很深的感触。希望记者们的讲述,为读者理解报告、理解人民政协,加深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感性认知,提供一份助力。


新能源汽车里的秘密

本报记者;杨朝英

2020-05-22期05版

很多网友疑问,国家为什么这么重视新能源汽车产业?

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也曾多次提到了新能源汽车产业。其实,最近几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一直高度关注这个产业,调研了长春、北京、上海、广州等中国汽车产业重镇,并且组织外资、合资车企进行座谈、交流。

有一种说法是,新能源汽车是中国汽车产业实现弯道超车的方向。我对这个说法有些保留。为什么?因为最早的汽车就是电力的。直到上世纪20年代,因为燃油车性价比更高,由此逐渐代替了电动车。但全球一流车厂,比如福特奔驰,一直都在深耕电动车技术,没有放弃。可以说,电动车很多核心技术还是掌握在他们手里的。

我想起前段时间有媒体采访任正非透露的信息。任正非的意思是,5G并不是最重要的,人工智能才是将来竞争的高地。

对,答案就是人工智能。这从华为布局电动汽车技术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来。任正非把电动汽车看成人工智能的一个重要入口和载体。

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怎么在人工智能领域实现弯道超车?我们有优势吗?

还别说,真有。那就是消费互联网打下的基础。我国近10年来,庞大内需市场培育起来的消费互联网市场,培养了大批技术人员和算法技术,以及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全的人工智能应用场景,为消费互联网赋能人工智能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因此,以电动汽车为龙头的人工智能产业,将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工业甚至中国经济转型成功的战略支点。


解开“家”里的闹心事

本报记者;牛忠磊

2020-05-22期05版

自古以来,国人都相当重视家庭家教家风建设。从“孟母三迁”,到“岳母刺字”,再到“曾国藩家书”……展现的都是中华民族对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

今年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我印象深刻——“调研并协商家庭家教家风建设”。短短13个字,背后是全国政协调研组上万里的旅途和付出。我曾有幸参与报道。今天,就说说调研途中发生的一件“闹心事”。

去年4月24日,我跟随全国政协调研组一行来到陕西咸阳泾阳县王桥镇东街小学。在学校新媒体教室内,老师正在给孩子们上着“认识和管理情绪”课。每个孩子面前都放着一个盒子,老师说里面“藏”着孩子心中最珍贵的物品。打开其中几个盒子,大家看到的都是小人书、蝴蝶结、巧克力、玩具等物品,几乎每个盒子里都有那么三四种。

意外出现在后排一个略害羞的八九岁小男孩身上———他的盒子里只有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位年轻的女士。小男孩说,照片上是他的妈妈。妈妈和爸爸出去打工挣钱了,自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他想妈妈了……对话时,小男孩一直低着头、声音也低低的。当让他抬起头说话时,他的眼里已噙满了泪花。

类似的场景,在调研中不止一次地出现,仿佛在提醒调研组要记牢留守儿童这个群体。

据介绍,我国当前在家庭建设方面出现了一些问题——离婚率连续16年增长;留守儿童大量存在;男性家长缺位,隐形单亲家庭增多……

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如果连一个稳定、完整的“家”都没有,少了父母言传身教,那么,谁来帮孩子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家教家风又该从何谈起呢?

对于“家”里的这些闹心事,全国政协一直持续关注。


“侠女”委员凌友诗

本报记者;修菁

2020-05-22期05版

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委员履职档案”几个字,让很多人都很感兴趣。今天,我就讲一个“现代女侠”委员的故事,借以说明委员履职的一个侧面。

这位委员叫凌友诗。去年全国政协全体会议大会发言时,她大声喊出:作为一个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她为自己能参与国家政治协商制度而由衷地自豪。

世卫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走出大会堂,握着她的手说:“你的这篇发言,让我从头哭到尾。”

台湾岛内也关注到了她的这一发言,有台湾网友为她叫好,“侠女有风骨!”岛内当局则一度恐慌,以“叛国”之名要给她以处罚。

面对一场“亮剑”后的这些反应,凌友诗的回答带着侠义风范:比起国家的生存自主和团结统一,个人或一家的得失委屈实在算不得什么。

凌友诗成长在台湾眷村。父亲作为军校学生,19岁时,没来得及和家人告别,就随国民党匆匆登上前往台湾的轮船,从此和大陆亲人分隔两岸。

“台湾眷村里有太多和我父亲一样的老兵。临去世前,床头都放着思念家乡的物件。我父亲床头一直放着手写的《忆江南》。”凌友诗说。

1979年,凌友诗举家迁居香港。她先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中文系,但内心一直有个心结,要为父亲一样的台湾老兵找到抚平乡愁的答案。

转而沉浸于政治哲学专业的凌友诗,在更开阔的中国历史视角中,和自己的“小我”家族命运释然。她开始在香港媒体上发表政论文章,用文字与“台独”“港独”对话,“动手战斗”。

她对深陷“台独”“港独”迷雾的年轻人说:“看不到整个中国的大历史而埋于小我这些历史小碎片里,没有出路。”

小时候,凌友诗在电视剧中看到侠女的形象特别美,于是找了一顶草帽,用妈妈的白色丝巾围起来,再请妈妈买一把木剑,配在身上。

今天,她在政协这个平台上,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实现了夙愿。她不持佩剑,却侠气如虹。


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本报记者;贺春兰

2020-05-22期05版

教育问题人人关注,但作为一项宏大、涉及每个人、每个家庭,牵系民族未来的系统工程,教育发展非常不易,但不易也要推。

我见证了委员们推动农村义务教育免费,到推动职业教育振兴、学前教育发展,为了啃下一个个“硬骨头”,一届接一届接力。

这次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提到的“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专题议政性常委会会议,就是其中之一。

2019年8月,会议在北京召开,民办教育发展是8个议题之一。目前,我国有1/3的学校是民办的,1/4的教职员工来自民办院校,1/5的学生在民办学校就读。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于2017年9月实施,但实施条例尚未出台,民办教育人于是焦虑、观望。所以说这个调研很及时。

这次调研的一大特点是由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牵头,一大批教育圈外的大咖委员,如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于广洲、证监会原主席肖钢等参加。

2019年5月23日晚,在走进湖南、安徽两地多所学校、多个地方调研后,在安徽翠湖宾馆一间会议室,发生了这样一幕:一路上很少说话的全国政协常委孙思敬上将高声发言,“经过这几年的发展,民办教育时间短、发展快、规模可观、贡献突出。但同时,转型急、焦虑多、急需新法新政的支持。一路看过来,问题还很多,我们要发挥好政协委员作用,及时建言献策。”在现场的杨文、张杰庭等几位办学人眼泪都快出来了。

8月,委员们把调研发现的问题、建议带到了“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

会上,孙思敬常委的发言同样掷地有声:“公办教育、民办教育都是人民教育;公办学校教师、民办学校教师都是人民教师;分类管理是手段,促进发展才是目的。我们要给民办教育人吃上定心丸!”

小组讨论持续了两个小时,四位全国政协副主席在座、多家部委官员在记录。问题很严肃,但委员们的关切“非常有高度也有温度”。

发展中的问题始终存在,委员们也在继续努力。作为一名跑了20多年教育口的老记者,我会继续见证、分享。


咋让熊孩子练好书法

本报记者;谢颖

2020-05-22期05版

在全国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关于文化的部分有这样一句:加强书法学科建设。可能有人要问了,为什么常委会工作报告会关注一个专业学科这么细致的问题呢?其实,这背后大有文章,其中一个跟咱很多家庭有关系。

很多家长会发现,现在中小学的孩子们在学校里除了语文数学这些必修课外,还有一些有意思的课程,书法课就是其中之一。我曾经采访过身边一些家长。有一个跟我说,孩子把书法课的作品拿回家看,爷爷奶奶可高兴了。我问,写得怎么样?她说,那还得多练,不过更重要的是通过练书法磨磨孩子的性情,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看,说得多在理儿。

书法是中华文化瑰宝,里面有很多精气神的东西,对孩子成长大有好处。2013年1月8日,教育部发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书法正式走进了中小学课堂。很多政协委员为此事曾持续多年呼吁推动。

不过,孩子们的书法课上得怎么样了?有一位家长跟我说,他自己花钱给孩子报了一个书法班,觉得学校的书法课不行。怎么会这样?别急,政协委员们已经诊断出了“病灶”。全国政协书画室一直持续关注书法进课堂后的实效,多次调研发现,师资力量薄弱和课程标准缺失很突出。简单说,“书法老师”成了难题。学校里经常一个老师承担所有班级的书法课,人才队伍缺口很大。而且老师的水平参差不齐,相当一部分学校由语文或者美术老师代替书法老师。

发现问题自然要解决问题,全国政协又组织政协委员们调研,这里面很多都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委员们通过调研发现,师资困难和书法不是一级学科密切相关,影响了书法教师的培养。书法学科本身也是全国政协多年来一直关注的议题。去年,“加强书法学科建设”成为全国政协40件重点提案之一,并专门就此召开了重点提案办理协商会。

相信随着社会各界持续推动,书法学科建设会越来越好,孩子们的书法课也会越来越好。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奥迪壁纸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