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对话“诺奖”得主:当下更需要广泛合作
发布日期:2020/10/15 11:16:47  来自:人民政协报

本报记者;王硕

2020-10-15期07版

10月5至12日,2020年诺贝尔奖陆续颁布,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就在本届“诺奖”颁布之前,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与百度联合推出“2020为什么我们这么关注诺奖”。连续几天的时间,中国科学家与往届诺奖得主线上系列对话直播活动,邀请多位诺贝尔获得者及中国知名科学家参与对话,吸引900余万网友线上观看。

中外科学家就世界科技前沿方向、如何开展国际合作等诸多公众关注的话题展开深入探讨,其中许多观点引人深思。

“国际合作从未停止”

“国际合作从未停止。哪怕是在国际情况低迷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停止。”诺贝尔奖得主谢尔登·格拉肖介绍说,即便在冷战时期,美国的科学家当时还是会去拜访前苏联的科学家,前苏联也会派遣科学家去参与很多国际会议,双方配合开展科研项目。上世纪,法国、丹麦、德国、波兰等国家即便处于战争状态,也会联合开展合作。因此,他认为,“当下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更加需要,更不能够停止。”

谢尔登·格拉肖在1962年到1966年担任了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并于1979年获得诺奖,他提出了新的粒子物理及中性粒子流的概念。在他看来,中国科学家始终会和其他国家保持联系,任何国家都会开放大门。

在基础科研领域,国际合作的重要性更加不可或缺。就像粒子物理实验需要有比较大型的加速器和一些大型的地下设备、设施,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单独完成这些极大型设备的维护、安装和操作,要支撑科学家长期深入研究,就必须实现国际合作。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陈和生表示,国际合作不仅对科学研究本身很重要,对整个人类和世界的发展都非常关键。“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让科学家的合作变得艰难,但艰难时刻终将过去,科研活动将很快恢复。”

合作是解决危机的最好办法

通过长期的科学研究历程,科学家们更加坚信,现在人类社会有很多危机和问题,而合作正是解决这些问题和危机的最好办法。

例如,1991年诺贝尔生理奖的获得者厄温·内尔强调,希望各个国家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可以在信息分享方面更加慷慨,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进行科研合作,才能真正了解新冠病毒本身的机理。

厄温·内尔发现并且确定了细胞膜上单个离子通道的电流,并向同行完全开放自身研究成果,对后来的研究者起到了极大的帮助。

他在对话中表示,科学家应该真正利用好局部和本地的资源和技术作用于全球、服务于全球,不管是企业之间还是研究者之间,既有竞争也一定要有合作。

谢尔登·格拉肖认为,基础科研和应用科学并没有非常明晰的差别和鸿沟。“正是很多科学家发现的基础科学理论,并没有申请专利,开放出来为一些企业所用,才促进了工业、通信等领域的发展。”

打破学科、领域限定推动科学为民众服务

人们关注诺贝尔奖,往往关注的是科学上的进展。但诺贝尔奖获得者迈克尔·莱维特强调,科技工作者在关注本研究领域的同时,也应该思考———自己能为民众去做一些什么。为此,应该打破学科、领域、国家之间的限定。

迈克尔·莱维特因其为复杂的化学系统发展了多尺度模型而获得2013年度诺贝尔化学奖,而他本身其实是一位生物物理学家,并拥有四个国家的护照。他以自身经历呼吁更多学者跨学科、跨领域、跨国家合作,推动科学为民众服务。

目前,迈克尔·莱维特正全力投入新冠肺炎的数据分析和研究中。他认为,我们现在是面临一场人类战争,一场全球战争,个人没有那么重要,解决问题很重要。

“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很多其他领域的科学家不愿意去探讨‘新冠’,总是说让专家去做吧。但这是一个全世界的问题,我们不能够光依靠单个领域的专家,而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其中。非专家和一些别的产业、行业的科学家能提供更多的视角。”迈克尔·莱维特建议,“应建立更多像科学家网络或者是协会之类的组织,加强科学家之间的沟通,提高效率、互相学习,加快全球合作的步伐。”

分析化学和化学生物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谭蔚泓也参与了此次对话,他表示许多未知的科学都在人体本身,从化学的角度来看,有更多人体的未知之解。他建议鼓励化学工作者更好地利用工具,了解分子在人体内的相互作用以及如何利用分子抗击疾病。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孙坚原也表示,在未来,不光是政府,还应有更多的企业或者个人关注并且支持科研。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奥迪壁纸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