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文史资料
深刻影响黄炎培后半生的延安之行
发布日期:2019/4/8 10:44:55  来自:友报

真挚的友情是最感人的……

1945年,国民参政员黄炎培、冷遹、褚辅成、章伯钧、左舜生、傅斯年,应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之邀访问延安。7月1日上午9时许,一行六人自重庆乘飞机,飞行4个小时后,于下午1时半安全抵达延安。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30人在机场热诚地欢迎他们。

此行六人中的黄炎培,字任之,江苏省川沙县(今属上海市)人,生于1879年,清末举人,辛亥革命时加入同盟会。他的思想比较解放,学了些日文,与同学邵力子、张伯初合译《支那四千年开化史》。在旧政权下,黄炎培做过教育司长、教育会长、教育厅长。袁世凯任大总统时,曾邀他出来做官未遂。黄炎培常常发表政见,袁世凯说他“与官不做,遇事生风”,对他非常不满。后来北洋政府曾两次委任黄炎培为教育总长,他都拒不接受。1921年,他与江恒源等人组织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他生平著作很多,主要有《考察教育日记》《新大陆之教育》《东南洋之新育》等。1946年,他以民主同盟代表之一的身份参加“旧政协”会议。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等职。

毛泽东和黄炎培握手时说:“我们20多年不见了!”黄愕然,说:“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呀!”毛泽东笑着说:“1920年5月某日在上海,江苏省教育会欢迎杜威博士,你主持会议,在演讲中说中国100个中学毕业生,升学的只有多少多少人,失业的又有多少多少人。那一大群听众中有一个毛泽东。”黄炎培盛赞毛泽东好记性。毛泽东和黄炎培就是这样戏剧性地开始交往的。

到了延安,黄炎培觉得样样都很新鲜,当天晚上他便吟成七律一首,诗名《延安》,云:“飞下延安城外山,万家陶穴日云间。相闻鸡犬闻声里,小试族旗变色还。目昔边功成后乐,即今铃语诉时艰。廊州月色巴山雨,奈此苍生空泪潜。”他借范仲淹的故事,抒发初到延安的感受。

次日,他们应约到杨家岭访问毛泽东。杨家岭是中共中央机关所在地,在那高高矮矮的山坡上,一排窑洞就是中共中央负责人的住所,当中有一处规模较宏伟的大会堂,靠山面阳。他们从大会堂的右侧步上山坡,绕到后面,便是毛泽东接待客人的会客室。

正方形的会客室光线充足,中间放一张长桌,四周约有20把椅子,四壁挂着几幅画。其中一幅是沈叔羊(沈钧儒次子)画的,画着一把酒壶,上写“茅台”二字,壶边有几只杯子。画上有黄炎培题的一首七绝:“喧传有客过茅台,酿酒池中洗脚来。是真是假我不管,天寒旦饮两三杯。”

这幅画是1943年国民党掀起第三次反共高潮时,沈叔羊为父亲“画以娱之”而作。在请黄炎培题词时,他想起传说长征途中共产党人在茅台酒池里洗脚。他根据谣传,题了这首七绝诗讽喻。不曾想,这幅画竟挂在中共领袖的客厅里。此时此地看到它,一股暖流涌遍了黄培炎周身,使他完全敞开了心扉。

黄炎培在延安的五天中,会晤了许多老朋友,历史学家范文澜还对他执弟子礼。黄培炎六人访问延安,主要是为国共团结问题谈判,但对黄炎培来说,却是其晚年具有决定性影响的“留学”。毛泽东和他推心置腹地促膝长谈10多个小时,对他的影响尤为深刻,形成了他自认为的一生中的一个巨大转折。

7月4日下午,毛泽东邀请黄炎培和冷遹到他家里做客,整整谈了一个下午。毛泽东谈到整顿“三风”运动时说,从多年的革命实践中,觉悟到过去的种种错误,错就错在中了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毒害。他们还探讨了教育学说上的看法。毛泽东问黄炎培来延安考察几天有什么感想,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活了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继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变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的。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出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黄炎培这一席耿耿诤言,掷地有声。

毛泽东高兴地答道:“我们已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毛泽东这番话至今仍是至理名言。

当时黄炎培说:“这话是对的,只有把大政方针公布于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地方的事,公布于每个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得人,人人得事。把民主来打破这周期率,怕是有效的。”

在延安的访问,澄清了黄炎培的许多模糊思想,打开了眼界,使他从朦胧中看到光明灿烂的前景,鼓舞他追求真理的勇气。

回到重庆后,他到处作在延安见闻的报告,并在短时间内写成《延安归来》一书出版。他以事实告诉大家,边区是那么自由、温暖和光明,共产党的领袖和鼎鼎有名的将领又都那么温文尔雅。他的讲话和文章,在大后方引起很大的震动。偌大的勇气是多么难能可贵!他从和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建立的深情厚谊中获得了力量。

金湘泉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奥迪壁纸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