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文史资料
周恩来与溥仪的《我的前半生》
发布日期:2017/3/20 10:45:31  来自:友报

王庆祥

周恩来第三次谈到《我的前半生》文稿,给予了概括而中肯的评价。他说:“你写的东西有价值,作为未定稿,用4号字印出来送给你一本,你再改,改成比较完善的。这是旧社会的一面镜子,旧社会结束了,你也转变成为新人。(转向在座其他人)你们不要责备他。这本书改好了,就站得住了。后代人也会说,最后一代的皇帝给共产党改造好了。”

事实上,周恩来在这次谈话前已经部署有关部门,尽快把《我的前半生》文稿印出来。从有关档案中得悉,当时差不多同时印了两种内部征求意见的本子:一种是灰皮大32开本,正文排5号铅字,分上下两册;另一种即用4号铅字排印的16开本,分为上中下三册。当1960年2月19日溥仪给金源写信时,他已经见到了这种三册的本子。他在信中写道:

我还有事情和您商量。现在,《我的前半生》三本书,已由统战部发给我看了。但是,我这三本书里没有来得及把我在抚顺最后修改的部分加入进去。是否把最后修改补充部分加进去为适当?或者不需要加入?如果加入好些的话,是不是把修改的部分由所里重新补印上?或是给我寄来,我再抄写补上?究竟怎样办合适,请你们暇时来一信,以便解决这个问题。

溥仪这段话已经反映出他“对自己已写出的东西”“不能满意”了。周恩来的关怀和鼓励使他增添了信心,他决定“重新思索,重新起稿”。一部惊动世界的奇书,从此进入从孕育走向成熟的阶段。

周恩来不但提出《我的前半生》文稿必须修改,而且发表了具体的修改意见。他一方面赞扬溥仪“能够用革命精神向封建宣战”,把“老家底全抖搂出来”了,另一方面又评论说“书里的自我批评太多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周恩来还说,不要每写一件事后面都跟着一大篇检讨,不要这样,按历史事实写就行了。

根据周恩来的意见以及中央其他领导同志的意见,浩大而艰难的修改工程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里开始了。李文达受托于群众出版社,与溥仪具体协商修改方案。为达到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要求,决定舍去原来那部文稿的骨架,另起炉灶、重新结构。据《我的前毕生》一书责任编辑以及群众出版社其他知情同志讲,那时溥仪已到北京植物园上班,李文达就住在离植物园不远的香山饭店,他们每天都有半天以上的时间在一起,溥仪一遍遍讲述他那独特的经历。出版社组织了十六七个人帮助他们搜集资料,搞到的资料有1吨重,仅由国家档案馆(今已划为中央档案馆和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部分)提供的溥仪在天津张园和静园当“寓公”时期的档案,就装了差不多有10平方米的一屋子。此外还有溥仪亲友保存的光绪、宣统两代资料、文物以及溥仪亲授的口述等。他们找到了当年的首领太监张谦和、溥仪在天津时期的英文翻译察存耆,这些历史当事人都提供了许多珍贵资料。抚顺战犯管理所也提供了伪满战犯和日本战犯的认罪和侦讯资料。为了使用这些资料,许多人参加编写了数十种专题大事记,总计达百万字之多。为了增加感性认识,从1960月7月18日开始,李文达用两个半月的时间,顺着溥仪生活过的地方走了一遍,进行实地考察。一稿、二稿写完后又广泛听取历史学家、国际法学家以及文学家等各方面专家的意见。作家老舍修改《我的前半生》书稿,从文字和写法上着手,逐页逐段予以订正并润色,使溥仪这本书得以在反复修改中不断生辉,直到1960年3月公开出版。

周恩来谈到的价值在修改后表现得更充分了,而他谈到的缺点已经得到克服。原来是简纯的检讨、认罪和忏悔,现在则改为通过有血有肉的情节表现一个皇帝的变化,反映改造政策的成功,从而深化了主题,对必要的史实考订核实了,空洞无用的部分被删削了,又新补充了改造生活的细节,理清了思想发展的脉络。1957年以后,溥仪的改造生涯中特别重要的最后两年多,作为新生的起点———特赦以及特赦以后的新生活,也补充进去了,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自传主人的形象更加完整,确实“能交代了”。

设想,如果没有周恩来的倡导与支持,动员这么多的编辑、专家及各类人员,先后三次印制“未定稿”征求意见,又涉及那么多的领导机关、档案部门,而在“左”的思潮蔓延的年代里,这可能么?凡从那些年代生活过来的人,都能轻而易举地回答这个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周恩来,就不会有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我的前半生》。

《我的前半生》一经问世,立即引来海内外一片赞誉之声。一位外国人说:“如果溥仪不是处在北京政权下,他的著作也许永不会出现,因为一个中国皇帝来写他自己的历史是没有先例的。”另一位外国学者说:“本书是难能可贵的文献,它是第一本中国君主的自传。这位君主的一生,始自爱新觉罗的封建王朝,迄于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在人类历史上的国王和皇帝中,无人有过像他这样变化多端的经历。”还有一位外国专家说:“他创作了一本真正的书。他所经历的故事,无疑是多年来在中国出现的最令人感兴趣的一部著作。”

正像人们评论的那样,溥仪的经历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这经历本身就是一段最奇特的历史,就是一个最动人的故事。真实再现这独一无二的历史故事的溥仪自传,与当今国外那些息影政坛或军界的总统、将军们撰写的回忆录,显然也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后者往往能够揭露若干内幕而澄清部分历史的话,前者则再现了一个前皇帝的变化,说明了天上的“龙”是如何飞回人间的,从而向亿万读者证实了一个如同宇航员登月那样似乎不可相信又确属事实酌“神话”。是周恩来以其敏锐的目光最早发现了这个神话,他洞察了溥仪自传与沙皇、威廉、威尔斯亲王等人的回忆录的区别,于是强有力地支持了溥仪自传……

尽管如此,已经出版的一部好书并非都能安然立于书橱之上的。当1966年的风暴来临时,《我的前半生》与其他优秀图书一样遭受厄运。这是中国与中国文化的悲哀。在艰难的年代里,是周恩来一再出面毫不含糊地肯定这部著作,为之恢复名誉并隆重地向国际友人推荐,从而保护了溥仪及其著作渡过难关。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奥迪壁纸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