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读书资讯
三部作品引起文学界关注—— 我省长篇小说创作实力显现
发布日期:2019/3/5 14:27:34  来自:友报

本报记者 高爽

2019-03-01期A03版

1

辽宁文学界始终存在着一个无法回避的“焦虑”,那就是在以优秀长篇小说为评选对象的茅盾文学奖上的空缺。补齐长篇小说创作的短板,也因此成为辽宁从文学大省向文学强省迈进的重要一步。近两年,多部重量级长篇小说作品的出现,令人对辽宁长篇小说创作有了新的期待。

三部长篇小说让人们看到了辽宁长篇小说创作新的希望迹象是从2017年开始出现的。

辽宁作家孙惠芬的新作《寻找张展》成为第二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7)的5部年度金榜作品之一,这是一直主攻乡土写作的孙惠芬在城市题材写作上的一次突破,被《人民文学》杂志评价为“近些年创作中的一个异数。在满地蝼蚁般的无力青年形象过剩的情形下,在密密麻麻零余者书写已成为一种‘纯文学恶俗’之时,小说以罕见的饱满可感、真切可信的新人典型的书写,成为作家自己文学履历上的现象级力作;在真正具有内在力量感的青年形象已经缺席太久、遍寻无望之时,终于找到张展,这也许会是一个具有文学史意义的事件”。

另一部同样发表于2017年的《唇典》,是作家刘庆积15年之功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在辛亥革命至改革开放初期的漫长时间跨度里展开叙述,全景再现20世纪东北跌宕起伏的变迁史,被国内多位评论家称为“描述百年东北文化心灵史的史诗性作品”。2018年7月,第七届“红楼梦奖: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揭晓,刘庆以小说《唇典》夺得首奖,成为继贾平凹、莫言、王安忆、阎连科后第五位获此殊荣的内地作家。

继以上两部作品之后,2018年8月,辽宁作家滕贞甫出版长篇小说《刀兵过》,短短数月即产生较大影响,成为第三届“中国长篇小说年度金榜(2018)”入围作品。小说编织出一幅20世纪中国乡村波谲云诡的历史变迁图,有评论认为这部小说的阅读感受堪比《白鹿原》,“写乡贤的集大成者”。

三部亮眼的长篇作品,引起了文学界对辽宁长篇小说的关注,也让人们从中看到了辽宁文学创作新的希望。

三部作品都在辽宁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上做文章,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程光炜希望从中找出一些辽宁长篇小说创作的特色和未来的发展方向。程光炜认为,辽宁是中国文坛上有突出成就的一个省份,尤其以中短篇小说创作见长,上世纪80年代,邓刚、金河等作家的作品,曾经轰动一时。长篇小说也出现过一些好作品,但进入新世纪之后经历了一段时期的沉寂,这几年的势头是往上走的,老作家开始发力,新作家面孔出现,状况可喜。

程光炜说:“《寻找张展》对作家孙惠芬本人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一个长期从事乡村题材创作的60后作家挑战城市题材和90后题材,难度不小。90后大学生的精神生活和生存状况,是一个很突出的社会问题,也是文学应该处理的一个主题,《寻找张展》不论是对作家个人还是对中国当代文学来说都是一个突破。整部作品读了之后,有一种很痛的感受。”“《刀兵过》也是一部很下功夫的作品,一种带有地方志色彩的叙述方式。格局雄伟瑰丽,意境深远,读者阅罢,一定会放眼百年风云,反观自己内心深处的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可以说是近年来历史题材长篇小说中少有的佳作,一个大手笔的作品。”“《唇典》同样是写变迁的,是在东北大地展开的一幅宏大的历史画卷,东北的地域特色、语言风格特别鲜明。这三部作品中,它的东北味是最足的。”

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贺绍俊认为,之所以会出现这几部令人感到欣喜的作品,说明辽宁文学界已经注意到自己的短板,并为此付出了努力。长篇小说创作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不是说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也可以把辽宁文学前些年的沉寂看作是一个蓄势待发的准备阶段。

“如果说这三部作品有什么共同的特点,首先就是在辽宁的历史文化资源上做文章,比如《唇典》是以东北的萨满文化为基础的,《刀兵过》集中写了中国儒家文化怎么被东北的地域文化吸收;再有就是作家不仅仅有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积累,还具备消化和处理已有生活经验的能力,《寻找张展》在这方面比较成功。”贺绍俊认为,“寻找”不仅是孙惠芬作品的主题,同时也可以用在对另外两部作品的分析上。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