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出不去、回不来: 留学生群体学业困境亟须关注
发布日期:2020/8/5 11:18:43  来自:人民政协报

本报记者;贺春兰

2020-08-05期10版

12

多重原因致留学路遇阻

几年来,因为种种原因,在国外留学的学子遭遇回国困境,仅记者身边便发生了多起案例。3年前,按照美国高校的休学制度,已经在美国某著名高校读到大三的小柳办理了休学手续之后回国,希望有些社会经验之后再回美国继续读完学位。然而,3年来多次申请返美签证都被拒绝。面对本科学位没有读完的尴尬,全家人陷入焦虑。如今小柳又通过中介联系了加拿大的一所高校,非但难以进入同等有质量的大学,而且同意接收的这所大学亦不承认小柳在美国3年完成的学分,小柳还需要从大二上起。面对同学们已经硕士毕业或走上工作岗位的现实,小柳心有不甘。浙江的小柴在美国已经读到大二,但一次出国时被告知有打工经历,签证被拒绝。在家里待了一年之后,又经中介介绍到了澳大利亚一所大学从头开始。而江西男孩小迪在纽约就读,今年2月匆匆回国,鉴于不想再返回美国,现在一家人不得不考虑参加国家自学考试,但也同样因为年龄等原因而心有不甘。在如今国际风云突变的背景下,转学国内便成为部分留学生及其家长的紧迫需求。

然而留学生归国读完学位的大门目前尚没有敞开。按照我国现有的政策,目前没有完成学业的本科阶段的留学生,即使来自国际公认的世界名校,如果想回国进入普通高校完成学业,也只能通过参加统一高考或者参加成人高考,不能像国外那样自由转学。这便意味着国外就学的经历则将全部归零。而更有部分高中学生,本来就冲着留学而去,未能参加我国高考,面对突发的疫情,按照目前的政策留到国内继续就读尚没有通道。

业界呼吁:回应当下困境,立足长远发展,完善制度设计

今年5月,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将相关问题带到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尽管因为标题党的报道引起不少家长误读,但倪闽景无疑提出了一个家长关切非常具有时代意义的命题。在这件以《解决境外高校留学生转学回国完成学业的建议》为主题的提案中,倪闽景指出,中国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一大国际生源国。但是,有相当部分的留学生,因为种种原因,希望返回国内完成学业而不能。按照目前政策,未完成学业的本科阶段留学生,想回国完成学业,要么选择参加国家自学考试,要么进入开放大学注册入学,要进入普通高校,只能重新参加统一高考或者参加成人高考。这对这些留学生来说,相当于在国外就学的经历全部归零,十分不合理,也不符合国际惯例。据介绍,在1990年,当时的国家教委出台过一个《关于出国留学生回国学习有关问题的通知》,对相关问题曾作出过相关规定,但这个文件在2004年废止,以后再无相关文件出台。为此,倪闽景呼吁,教育部门重启政策设计来解决这部分学生的需要。面对越来越迫切的诉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周洪宇在日前的一次学术会议上公开对倪闽景的呼吁表达支持,“个别媒体对倪委员提案报道上的偏颇,百姓的误读是一场美丽的错误。目前在支持留学生转学回国就读方面,我们确实存在着制度空缺,也与国际的惯例不对接,应该尽快予以调整。”

事实上,透过更多专业研究者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该问题对中国高等教育的长远发展和我国人才战略亦有重大意义。“能否自由留学、转学的问题其实是和拔尖创新人才的成长,和‘钱学森之问’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卢晓东和相关课题组的研究发现,古今中外大量案例表明,多样文化的熏陶和历练将利于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而且一个人对自己的发现、对自己适合走哪条道路的思考也常常需要时间。孩子们在高中时代选择留学,之后想回国读完学业这样的愿望应该得到支持。我国高等教育应该依法为我国在外留学的这部分公民提供回国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能和机会。”

2020年6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中提出,要深化教育国际合作,鼓励开展中外学分互认等工作。“这意味着中国高校也应该认可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在国外高校所完成的部分学分,认可学分当然就意味着允许学生转学。转学制度在学籍管理制度的本质是学分互认。我国目前认可国外一些高校的学历和学位,这意味着我们认可了留学生在国外大学场域中完成的一个整体的教学课程,整体都承认了为什么不承认部分,不能支持转学呢?”卢晓东强调,从教育财政视角审视,积极地接受中国留学生转学回国还意味着节约了公派留学的财政投入。

7月19日,由智库长江教育研究院和国家教育治理研究院组织的“留还是回:全球疫情背景下西方发达国家留学政策突变及应对”线上专题研讨会举行。在此次会议上,专家们一致认为,“尽管目前全球化受阻,但数字化时代,世界的互联,人类合作的趋势难以扭转。和平和发展仍将是全人类面对的主题。国外留学生回国继续学业,看似一个具体的制度设计,但恰是教育现代化发展历程所必须。”周洪宇强调:留学转学的问题在疫情背景下凸显,但事实上我们要站位于中国未来教育发展改革创新的高度,站位于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高度,站位于中国建设世界教育强国的高度来统筹考虑。至于如何具体地来改革现有的制度,作出新的制度设计,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对相关政策法律法规,进行通盘地梳理和考虑。这次会议上,专家们强烈呼吁“基于人才战略、基于教育规律、基于关爱,在微观层面,尽快探索转学、插班、学分互认、借读等多种形式支持留学生自愿选择回国继续完成学业的相关制度。”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 恒肯科技 奥迪壁纸 图客 党政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