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辽宁政协新闻
我在省政协工作的岁月
发布日期:2017/11/10 10:20:24  来自:友报

章岩口述 高平原整理

2010年初夏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辽宁省政协文史委顾问赵杰按照事前约定,带着采访提纲,推开了第一届辽宁省政协秘书长、现已离休在家的省政协原副主席章岩家的院门。只见庭院里种满了果树和花草,樱桃树上结满了红里透紫的果实,显出生机盎然的气息。一声充满河南乡音的“你们来啦,欢迎欢迎……”的问候,从屋子里传了出来,原来章老已经在客厅里等候。赵杰抢步上前握住章老的手向老人问候祝福,只见章老笑容可掬,红光满面、精神矍铄。

一阵寒暄过后,赵杰开始了采访。

赵杰:章老,今年是辽宁省政协成立55周年。为了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文史委员会准备征集出版《我与人民政协》一书,特别邀约一些政协的老同志撰写回忆文章,讲诉难忘的“三亲”经历,见证辽宁省政协和广大政协委员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的55年。这件事情已经策划了一年,今天我们来就是请您讲讲辽宁省政协成立前后和您当秘书长的一些事情。

章岩:我今年91岁了,在我的人生经历中,做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工作,参加人民政协组织的时间有近60年。接到文史委员会特邀征稿函,请我写纪念辽宁省政协成立55年的征文,我感到非常荣幸,也感到有些困难。

赵杰:章老,您是老革命了,听说您在抗战爆发后就到延安参加革命了。那个时代是不是许多热血青年就是那样子走上了革命之路?

章岩:我是在家乡河南参加革命的。1937年底,日本鬼子打到豫北,学校要跟着省政府南迁,我不愿意去,就和一位女同学到河南大学去找她的哥哥。在那里遇到了一位叫杜达的同志,他问我们干什么来了,我们就说不愿意做亡国奴,要参加抗战。他告诉我们正好有一个进步文艺团体需要热血青年宣传抗日,我们就报名参加了。叫河南省文化工作委员会光明话剧团,支部书记是杜达,团长是林亮,从此就参加了革命。开始在豫东一带搞抗日宣传。1938年8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知道党中央在延安,所以有机会就要求去了延安。从西安到延安只有800里路,因为我当时患疟疾,走走停停,结果走了23天才到延安。

抗战胜利后,组织上派出大批干部到东北工作。我和老伴从延安一起到哈尔滨中共中央东北局工作。全国刚解放时,大区行政划分,东北局设在哈尔滨,我那时是统战处的办公室副主任,后来组织上调我到沈阳。大区撤销后,辽东、辽西两省合并,我又做辽宁省委统战部的秘书长、副部长、部长。政协成立时,是统战部与组织部一起研究的,组织部负责中共党内的人员,统战部负责中共党外的人士安排。我那时在统战部,就是不断与组织部联系、协商,那也是政协秘书长经常要考虑的事情嘛。我做了三届辽宁省政协秘书长,1965年第三届时当选副主席。以后连任三届省政协副主席。

赵杰:那您能不能谈一谈辽宁省政协是什么时间成立的,当时的情景怎么样?

章岩:辽宁省政协成立于1955年3月。在那之前,是分辽东和辽西两个省。后来两省合并,成立的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同时成立辽宁省政协。辽宁省政协第一届大会开会是当时辽宁省的一件大事,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同志都到会祝贺,好热闹呢。会议开得很成功,会上总结了原辽东、辽西两省和沈阳等五市协商委员会的工作,选举黄欧东(中共)为第一届主席,张雪轩(中共)、宁武(民革)、车向臣(民进)、靳树梁(无党派)、陈先舟(民盟)、巩天民(民建)、韩逄台(无党派)为副主席,我任秘书长。

因为那时我是省委统战部长,所以省委指定要我担任秘书长。成立政协的时候,统战部涉及到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各个民主党派、无党派爱国人士、爱国宗教团体、各界各阶层人士都有联系。在成立省政协时,我是主动与省委组织部联系,商量政协委员人选,秘书长主要精力也在这上面。

当时的政协委员不是太多,规模也不大。第一届开会是在东北旅社,地方不大也不能安排很多人。第一届我是秘书长。历届的委员安排都有增加,委员总是一届比一届多。那个时候是国家经济大发展的时期,需要发动各方面人士积极投入国家建设,因此发展政协委员也是需要。不仅有全省各界知名人士及省直单位的,也要有民主党派、各界人士,还要有市、县有影响的代表人士。由于我是在统战部工作,与各民主党派和各宗教团体、各界人士的接触比较多,与大家也比较熟悉,所以更多地参与了推荐政协委员的工作。很多年以后,我有一次到辽东一个市去检查工作,那个地方政协是位女主席接待我,说起当年自己被推荐为政协委员的事情。我还挺惊奇,女同志也能当主席啦,在我的印象中女同志都是副手嘛。

赵杰:我这里有一个问题,也是大家都想了解的,辽宁省政协是1955年成立的,为什么没有刚解放就成立人民政协呢?

章岩:辽宁省不是像北京先召集全国各民主党派酝酿各界代表人物,推举代表成立全国代表大会,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行使国家管理职能。在我们东北这里不是这样的,刚解放时辽宁是分辽东、辽西两个省和沈阳、旅大(大连)、鞍山、抚顺、本溪5个直辖市。然后根据中共中央1948年11月《关于进入城市后成立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指示精神》和《共同纲领》的规定,从1949年底,先后召开了省、市和部分县的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地方政权机关———人民政府委员会和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常设机构——省、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或县常务委员会。实际上两省和5市的协商委员会既代行了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职权,又发挥了统一战线的组织作用。直到1954年12月,全国政协二届一次会议上通过了第一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建立人民政协地方各级委员会的条件已经成熟。同时根据中央的精神,撤销大区行政划分,东北局被撤销,辽东、辽西两省合并为辽宁省,成立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接着省政协也马上成立了。这一点和全国不一样。从此,人民代表大会是权力机关,政协是民主协商的机关。

赵杰:那么辽宁省政协刚成立时,是如何考虑政协委员人选的呢?省委是怎样考虑的?统战部的想法是怎样的?

章岩:在合并辽东、辽西两省为辽宁省,成立人民代表大会时,就开始考虑成立人民政协的人选。辽宁省政协刚成立时,对委员的构成是这样考虑的:因为政协是各党各派、各界人士组成的,在这当中就要有领导党,就是中国共产党嘛。政协委员的人选和构成,省委是听统战部的意见,我还是要和组织部协商,党内的多少,党外的多少,这个比较明确。我考虑的是各民主党派、各群众团体、民族、宗教、工商联、归国华侨和海外人士,还有无党派人士。那时选无党派人士不容易,第一届时省政协里副主席中的无党派人士只有一个靳树梁,像民革、民盟等民主党派的比较多,像宁武、车向臣、陈先舟、卢广绩等等,还有一些工商界的人士。统战部平时与各民主党派、各个团体、宗教组织和无党派人士有联系,也比较熟悉。因此,成立政协时统战部要拿出意见。人代会是各级党委提名,政协由统战部提名。统战部平时是和各民主党派、群众团体、宗教界人士联系,所以在成立政协时,要由统战部提名的。不管是省政协,还是各市县政协,都是由统战部和组织部共同考虑、研究。统一战线工作就是这样子,广泛联系各党各派,各群众团体、无党派人士,还有其他方面的爱国人士都要联系。组织部是负责中共党员的。所以不论人代会还是政协,主要是由这两个部门来提人选。组织部考虑中共党内的,统战部考虑中共党外的。

这些都要同省委组织部商量,不仅是要安排(中共)党外人士,还有(中共)党内的,也不仅是省直各单位的,还要有各市的。所以当时的一些知名人士,(中共)党外的我知道的多一些。政协委员中的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爱国宗教人士、无党派人士以及各界各阶层人士由统战部考虑,像著名的民主人士有宁武、车向臣、卢广绩、刘鸣九、陈先舟、巩天民、马品芳、陈子和、韩逄台等人。而政协委员中的共产党员则是由统战部和组织部共同研究的。根据全国政协章程规定,政协的主要职能就是要组织委员们对国家的大政方针以及群众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和爱国统一战线内部关系等,进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并通过提出批评和建议、提案等多种形式积极参与各项参政议政活动。

赵杰:政协成立之后是怎么开展工作的?

章岩:人民政协成立后,主要开展的工作就是开会和学习,参政议政。大家畅谈,提出意见建议。那时有了学习委员会,最开始主要是引导委员学习,改造思想。那时候的学习主要是听报告,传达文件。形式上有报告会、座谈会和茶话会,还有走访。我也经常到一些委员的家里走走、看看,听取意见,然后回来改进工作方法。那时候党员和群众的关系、中共和民主党派的关系非常融洽,联系也很多。作为统战部长,我不光在机关里接待委员,还经常到委员家里走访,像宁武、陈先舟、卢广绩家里我都去过。在辽宁省政协中的民主党派成员中,比较有名的我认识的有宁武。他在北平时就参加了民革,后来回到辽宁,成立了民革辽宁省委,发展民革成员;还有刘鸣九,辽宁政协成立时他回来的,以后担任民革辽宁省委主委、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卢广绩是民主建国会成员,马品芳是工商联的,还有陈子和,老工商联人士,在沈阳是很有名的企业家。那时候,各个党派、无党派人士还有个“双周座谈会”,由统战部召集,大家集中到统战部或者在政协。在会上,有时听大家的意见,有时传达文件,特别是重要文件,大家还要讨论、座谈。那时的气氛非常活跃,也非常团结。

当时政协专委会只有“学习”、“提案”和“文史”三个部门。那个时期的工作也不像现在这么全方位地开展,年初时就把工作计划安排部署好了。当时主要是根据省委的工作安排学习。我虽然是政协秘书长,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在省委统战部上班,没有坐到在政协这边。我主要是负责从省委的角度指导、协助政协工作。政协这边具体工作主要靠驻会的副秘书长负责,孙毅北是当时的副秘书长。政协在不断开展工作中,才逐渐注意发挥委员的参政议政作用,开始组织视察。委员们也可以下去,参观、学习、视察,听取意见,还可以搞调查研究,就是不断发展拓展工作,联系群众,然后写提案。到1959年以后又有了文史资料委员会,注意收集文史资料。

赵杰:历史总是在不断曲折地变化中前进。我们国家同样经历了“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等极左思潮的泛滥,人民政协事业也受到了冲击。您怎样看待这段历史和教训?

章岩:政协委员和民主党派成员中,有很多人在“反右”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以后统战部又为他们平反;再以后到了“文化大革命”中,政协就被迫停止了活动,各民主党派也都瘫痪。直到粉碎“四人帮”,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噩梦。党中央提出拨乱反正,1977年辽宁省政协才又恢复工作。那时我已经从农村回到沈阳,又到省委统战部工作,担任部长。辽宁省政协重新恢复工作,我再次当选副主席,一连三届。经过一段时间,政协工作逐步走上正轨。从那时以来,政协工作变化太大了。从开会的地方,原来是东北旅社,后来到八一剧场,现在到辽宁会堂;政协的办公场所也是变化很大,开始在青年宫附近的旧军阀公馆,以后在北陵公园附近盖了新办公楼,还有了礼堂和招待所,委员们也有了活动的场所和休息的地方;新世纪之初,为了加强人民政协工作,辽宁省委、省政府专门研究批准建设了政协大楼和政协会馆,大大改善了办公条件。这些变化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统一战线工作和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视,对政治协商民主制度的支持。更大的变化还在于政协委员队伍的扩大和推选更广泛、更科学、更民主、更透明;广大政协委员在我省政治生活、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全省各级党组织尊重政协委员、民主党派的意见建议;政府各个部门对政协委员们的提案、建议认真办理,慎重答复。这一切都标志着辽宁省政协的发展前景是美好的。

作为一名老政协委员,我见证了辽宁省政协55年的发展历程,我为此感到无比自豪,衷心祝愿辽宁省政协永远年轻!

当采访结束后,章老送我们出门,在家门口主动提出与我们合影留念。再次让我们感受到老人对人民政协事业的眷恋和祝福。

(章岩系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高平原系省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办公室调研员)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 ICP 备 10000386 号 网站制作:中斯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