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促就业的劲要往哪儿使
发布日期:2009/2/27 10:47:20  来自:友报
  牛年新春伊始,国内股市回暖,是好现象,令人欣慰。我一贯看好中国经济前景,从政府当下一整套扩大内需措施看,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只要执行中不出大错,减税幅度再大些,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中国经济充满信心。
  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影响,我认为最直接的冲击还是出口。最近官方公布的数字,去年12月出口下降7%。而政府今年的目标,是力保出口不负增长。美国经济何时触底尚未可知,人民币仍有升值压力,这样看,今年的出口形势怕是不容乐观。
  出口受阻,政府当然改走扩大内需的路。然而发展战略转型,绝不会像汽车变道那样简单,尤其在微观层面,改弦更张要伤筋动骨,岂能一蹴而就?我在浙江、江苏等地走访过一些企业,企业主说,以前他们接的都是海外订单,产品主要靠外销。可金融危机后市场突变,一夜间订单锐减。外商不订货,短期国内又找不到新客户,内外交困,企业别无选择,为减亏只得停产关门。
  表面看,金融危机冲击的是企业,然而唇亡齿寒,企业关门的后果必然是大量的失业。
  就业是严峻的问题。事关民生,政府对此自不能袖手旁观。就企业而言,如今大难当前,生存压力大,不裁员企业能硬撑下去吗?命悬一线,雇主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假如你是雇主,你会怎么做?大千世界,舍利取义的人一定有,然在商言商,置生死不顾的雇主不会多。
  是的,企业也有自己的难处。问题是企业裁员后政府何以应对?为缓解就业压力,政府最近紧锣密鼓地出台了相关政策。可以看到的,一是加大农村基础设施投资;二是由当地政府组织农民工培训;三是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可安置部分农民工就业无疑问;但这只是临时就业。至于农民工培训,应该做,也值得做。这次金融危机,必会推动国内产业调整与升级,假如政府肯花钱培训农民工,不仅可延缓就业,而且对其日后求职肯定有助。但要指出的是,培训非长久之计。人要吃饭,最终还得有地方挣工资。
  说到鼓励农民工创业,思路肯定对;用创业带动就业,学界早提过,理论上也无懈可击。不过回到现实来考虑,困难不会少。首先创业要有资本投入,农民工囊中羞涩,请问钱从何来?其次要有好项目,至少产品要有销路,当下消费不振,什么都不好卖,农民工创业生产什么呢?
  我以为,当前农民工大量失业,根本还在企业开工不足。据说年前珠三角失业的民工节后大量涌向长三角,令江浙一带的求职者猛增了30%。祸不单行,可惜长三角的企业现在不少也是苦苦支撑。自身难保,它们怎敢贸然招人?所以解决就业问题,我认为有效的办法还是支持企业恢复生产。政府近来一手发国债,一手放银根,扩需效果好,有目共睹;但也有美中不足,那就是没有大手笔地实质性减税。
  从目前政府的减税举措看,至少有三条:一是增值税转型;二是加大了出口退税;三是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猛一看,这三条都能为企业减负。然而想深一层,这些措施对多数企业又都是画饼充饥。以增值税转型为例,如今企业经营困难,生死未卜,这时谁会花钱去购设备?不购设备,当然享受不了转型的优惠;再比如出口退税与所得税合并,若企业无出口、无盈利,减税政策再好也与它们无干,中看不中用。
  实行结构性减税,政府的意图很清楚,无非是想借此推动产业调整升级。但是,如果减税是在出口上使劲,那么产业结构到底应向何处调呢?我的看法,在当前就业压力下,与其结构性减税,倒不如全面减税有效。而当务之急,是要将增值税调下来。增值税若能下调5个百分点,多数企业便可起死回生。只要企业开工生产,就业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摘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ICP备1000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