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分黄金万两不如还权利一分
发布日期:2009/2/20 10:50:54  来自:友报
  国际金融危机,国内内需乏力,很多人都在打“分国家财产”的主意,以拉动内需、改善民生为名,建议政府给国民发钱。
  应该说,这是一种追求结果公平而非机会公平的主张。
  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财富的不平等,而是机会的不平等。而机会的不平等必然导致财富的不平等。因此我们今天更为根本的问题不是分钱而是创造平等的机会,与其分黄金万两,不如还公民权利一分!诚如上海资深媒体人叶檀所说:“把眼睛盯着已有的财富,不会让财富蛋糕变得更大。自由的市场可以高效地创造财富,我国民众遭遇的真正困难是创富机会太少,垄断壁垒过多,市场空间越来越局促。”
  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说,国有垄断让每个家庭每年少收入9万元。他还写过一本书,叫作《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他认为第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行政管制太多,制度成本太高;第二个是国家财政税收太多,政府在整个国民收入的大馅饼中分到的比重越来越大。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国有资产的升值都转移到国家手里,没有到老百姓手里。他希望爱思考的年轻人去改进制度。
  中国社会的机会平等,首先是要打破行政垄断,实现全面彻底的“对内开放”。这是公民和私营企业平等竞争权利的要求。加入世贸以后,许多外国资本都能够进入的经济领域,却为民间资本的进入设置了重重障碍,设置了很高的门槛,如在石油、电力、电信、城市公共服务、金融、教育、文化、卫生、传媒、法律、艺术等领域,对内开放的步伐明显落后于对外开放的步伐。单就打破行政垄断、开放经济领域,就能够创造出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700万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可以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这一点只要看看北京一半对一半的经批准的出租车和未经批准的“黑”车之间的比例就可窥一斑而知全豹。
  机会平等,还需要行政管制的减少和废除。大量行政管制不仅大大提高了企业的成本,而且成为政府官员腐败的温床与渊薮,腐败导致了机会的极端不平等。权力部门化,部门利益化,利益法制化。国外有研究表明,在发达国家,办一个企业平均需要过6关,用26天,花费年收入的8%;而在发展中国家,平均要过11关,用59天,花费年收入的122%。据专家估计,如果对我国现行的行政审批制度进一步改革,我国国民生产总值至少可以提高30%,权力寻租腐败现象可以减少50%。
  机会平等,还有赖于全面解放土地和农民,全面开放城市。中国农民迄今为止还是财产权和迁徙权得不到严格保障的二等公民。农民的土地和房屋不能自由买卖,不能抵押贷款,农民的城市户籍权利得不到确认,导致价值几十万亿元农村土地和房屋成为“沉睡的资本”。如果把这些农民的财产权利、迁徙权利和创业权利激活,又能够解决多少就业、创造多少财富?!摘自《珠江晚报》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ICP备1000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