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调整消费结构才是真爱国
发布日期:2009/2/9 10:56:38  来自:友报
  近来有人士提出“消费爱国论”,呼吁人们慷慨解囊以示爱国。但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贺雪峰的田野调查却认为,若农民将多年外出务工经商赚的钱用于消费,而非生产性投资,则农民在花光自己的积蓄以后,却并无再获得收入的能力,他们后面的人生日子将会极其难过,因为他们年龄大了,不再有外出务工赚钱的能力。刺激农民消费的意见是错误的。
  这个判断貌似合理,实则还停留在自给自足似的小农经济思维,没有把消费和生产纳入整个社会大生产的背景下来思考。农民为什么一定要有生产性投入?城市居民长期没有生产性投入,仅仅靠工资和投资性收益,就过着比农民富裕得多的生活。这并不意味着城市居民就没有从事生产活动,而是城市居民在新的社会大分工体系下不必和小农经济下的农民一样,一身兼“资本家”和劳动者的双重身份,既是农业的生产者,还是农业的投资者。
  贺雪峰教授的结论,其实是把消费和生产割裂起来了。任何消费,都会带动生产,只不过生产者在另一边。而只要带动生产,则必然增加就业。伴随着社会就业机会的增加,打工者的收入自然也会水涨船高。还有,所谓消费本身,并不单纯指食物等方面的纯消耗,在衣食住行的人类四大消费领域,我国城乡居民一生中最大宗的消费恰恰是在住房和汽车两大方面。现阶段我国城乡居民已经基本全面满足了衣食方面的需求,正处在全面向住行方面需求转变的历史性关口。
  当前的中国正处在高速度的城市化进程中,实际城市化率不足27%,与发达国家相比相距甚远。不论从城乡居民居住条件和环境的改善,还是从城市化的需要来看,从衣食到住房和汽车方面的消费结构调整正是时候。这方面的结构调整,不仅将直接带动几十个相关行业的生产,而且必将带动家具家电等行业的生产和消费。虽然说“消费爱国论”是国人词语贫乏的表现,但中国的确有可能通过国人消费结构的全面调整,在此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中率先走出危机。换一句话说,基于中国城市化的强大需求,我们没有理由不率先走出危机。
  当前消费结构调整的一个重大障碍,在房地产领域表现得特别明显。从政府到开发商,都没有树立为普通劳动者盖房的理念,根本没有让农民工也买得起房的理念。市场总只是为先富者服务,而对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需求,却又不合时宜地过于迷信政府的保障性住房。但事实上,政府的保障性住房只针对本地户籍的极少数人,大量的进城农民和流动过程中的人们的住房需求同时被排斥在市场和政府保障之外。
  中国应该充分考虑盖普通老百姓买得起的房子,并应从交通、教育和医疗配套、税收与土地优惠、贷款政策等方面对此类住房给予优惠与倾斜。
  中国的住房不应过早追求人均居住面积的大跃进,而应着重追求经济适用。摘自《珠江晚报》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ICP备10000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