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
中国经济能否安然无恙
发布日期:2009/2/9 10:55:39  来自:友报
  金融海啸的影响会因对策而变化,而对策本身也会产生影响,所以,系统性思维是把影响和对策这一对作用和反作用放到一块儿来整体考虑。
  先来看虚拟经济,亦即以预期利润为依据的资本交易。由于国内和国际资本市场分隔,加之此前国内股市早已暴跌,“虱多不痒”,故而此次金融危机对国内股市冲击有限,反而将惠于国内经济刺激政策而逐步上扬;但国内房市情况则不同,房价高企,用于自住远高于商品价值,用于投资远高于资本价值,随着危机到来,一方面,房产的资本价值保持稳定甚至略有上升,具有抗跌保值功能(因为租价呈刚性而社会平均利润率下降);但另一方面,房产的价格下行回归压力更大,两方面作用交织,房市成为金融海啸之下中国经济难以把握的隐忧。
  再来看实体经济。危机传入国内经济体系之后,也是透过经济循环机制发挥负面作用的,即把整个经济拽入一个消费紧缩、生产萎缩、投资减少、消费进一步紧缩的恶性循环。应对的措施,就是要从一个或几个环节入手,扭转循环方向,引导经济从螺旋式下降转向为螺旋式上升。
  治病讲究对症下药,病因、病理等缺一不可。经济对策关乎千万人福祉,不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此次危机是资本危机,是资本价格、资本价值回归正常水平的客观规律使然,所以,应对的关键,是要稳定资本价值,具体来说,一要稳定甚至提升预期利润,二要为预期利润实现创造条件。我们看到:当前央行降息提升了预期利润,减税提升了预期利润,扩大公共投资则为预期利润的实现创造了机会和条件。
  然而,我们认为,当前既要考虑预期利润增长,又要考虑居民收入更快增长。为了在矛盾中寻求解决之道,我们还得严密考察影响预期利润的基本因素。
  (1)企业预期利润=预期收入-成本-费用(含利息)-税金
  危机中,企业削减成本费用,包括裁员降薪,但这样只会让经济愈加萧条,为了打破这个怪圈,就要鼓励企业“多做加法、少做减法”,帮助企业增加预期收入,特别是持续稳定的未来收益。至于降息和减税,很明显,作用效果直接但作用空间有限。政策的重心,只能是想方设法增加企业预期收入。如何增加呢?
  (2)企业预期收入=国内销售收入+出口销售收入+补贴收入+投资收益
  危机中,扩大出口非常困难;政府向企业提供补贴,除了防止企业大量倒闭之外,多数将转化为利润,不利于化解分配失衡问题;至于投资收益,股息利息所得有限,只能寄希望于资本市场的全面上涨,但在危机中,唯有政府托市才有如此可能。除此以外,政策的重心,只能是想方设法提高企业的预期销售收入,也即提高国民的预期消费支出。如何提高呢?
  (3)预期消费支出=居民消费+政府消费+民间投资+政府投资
  危机中,预期利润下降,民间投资萎靡,增加政府消费又于情不合,所以,政府投资往往受到青睐,成为弥补民间投资不足的有效途径,然而扩大政府投资确实能够维持消费支出的总规模,却也容易使经济结构、产业结构等发生扭曲,影响经济的健康协调发展,当然,如果投资是用于提升社会再生产公共条件(如基础科研)和降低社会交易公共成本(如交通通讯),则又另当别论。除此以外,政策的重心,只能是想方设法扩大居民消费,如何扩大呢?
  (4)居民消费=工资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转移性收入-储蓄
  要让居民扩大消费,无非两个办法,或增加收入,或减少储蓄。
  以上各项收入中,工资收入是劳动力商品等价交换所得,不可能有较快增长;经营性收入在危机中将有所下降;财产性收入主要是投资收益,同样只能寄希望于资本市场全面上涨,因而连同转移性收入一起,都严重依赖于政府的政策措施。也就是说,危机中的居民收入增长,只可能来源于政府。
  那么,如果政府通过资本市场或财政转移提高了居民收入,能不能带动消费同步增长呢?不能,除非“百姓消费、政府买单”,譬如发放消费券,当老百姓被迫为未来储蓄的时候,收入增加很难转化为消费,所以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取决于“生老病死”的保障,即医疗、教育、失业、养老等社会保障的完善。
  至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面对资本危机,宏观经济政策调控的真正对象,不仅仅是利率、税率等,而且是预期利润;根据国内经济受影响的程度,政府可以分别采取降息、减税、干预资本市场、扩大公共投资、向部分企业提供帮扶等政策措施。此外,短期强力措施是持续发放小额消费券(一次性反而作用有限),长期根本措施是增加居民转移性收入和完善社会保障体制。
  真正考验中国经济的,并不是此次金融危机,而是在危机之后,即如何逐步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型,从出口驱动转向内需驱动,从投资拉动转向消费拉动。而要实现增长方式转型,首先就得实现分配方式转型,能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摘自《中国青年报》

主办:政协辽宁省委员会办公厅 辽ICP备10000386号